页面载入中...

戴锦华评奥斯卡:《水形物语》没打动我,不喜欢《敦刻尔克》

admin 看看电影 2020-02-19 701 0

  澎湃新闻:你是怎么“遇见”这部书的?当时为什么想到整理这部书?

  陆蓓容:寻找书画文献,算是我的正业之一。但重心常常偏离到“寻找”上,找着找着,就开始不务正业。2017年初有个大新闻,国图公开两万余种古籍数字图像,可以在线阅读。那是过年前后,惯常最索寞无聊的时候。为了与人生的种种哀感相抗,冲进数据库把它刨了个底掉。

  其实,只要不被“常见”所囿,好玩的古籍所在多有。譬如《当谱》——一种善本,教你如何坐镇当铺,鉴定主顾们拿来的各种物件,评判其成色及优劣。后来刨全国古籍普查网站的时候,知道这书还有些同类。拿它做个研究,固然很好。就是写个小说,也会很有趣。

  宫梓铭:您曾说过,最喜欢威廉·福克纳和马尔克斯的作品。似乎当代中国作家对于西方,或者说对于欧美和拉美文学比较欣赏,而对于与我们文化更近的日本文学,并不特别看重。

  莫言:我觉得这可能是一种误解。实际上从上个世纪80年代以来,我们这一批作家受日本文学的影响很大。余华讲过,他受到川端康成的影响很深,他曾告诉日本记者,川端康成是他的老师,结果把日本记者都吓一跳。

  我个人也认为川端康成的小说对中国当代作家的影响很大。我读过他的《伊豆的舞女》、《雪国》,我有一篇很重要的短篇小说叫《白狗秋千架》,就是受到了《雪国》中的一句话的启发。

‹‹  123  4    ››  显示全文
admin
戴锦华评奥斯卡:《水形物语》没打动我,不喜欢《敦刻尔克》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