页面载入中...

伊朗发生示威活动 特朗普迅速发推:我站你们一边

admin 国产免费观看 2020-01-19 440 0

  除了益友,还有良师。华罗庚教授虽然是老一辈的学者,思想却极“新锐”,他对武侠小说的观感,对我甚有启发作用。有趣的是,谈起武侠小说时,他似乎童心犹在,他的腿不太灵活,有一次谈得兴起时,曾伸拳比画几招。可惜一九八五年六月,在日本作学术演讲时,不幸突发心脏病逝世,有如士兵之死在前线。已故老词人刘伯端最讲究格律,对我小说中的词,往往可以整首念出来,在谬赞之余,也直率地指出我某一首词的某一个字不协音律。清史专家汪孝博(杅庵)则在武侠之外,对我的“联话”写作帮助更大。

  第三个“甘”则是更加“自我”,说出来只怕给人骂我只知“独善其身”了。除了还会写点东西之外,别无谋生本领。“所幸”的是,武侠小说的“市场价值”的确要比“严肃文学”高一些,所以还可养家活口,不至于像古代文人那样潦倒终生。

  多年前我曾在一篇题为《著书半为稻粱谋》的短文中,借龚自珍的一首诗答友人:

  少小无端爱令名,也无学术误苍生。白云一笑懒如此,忽遇天风吹便行。

  我写武侠小说,纯属偶然的因缘,故曰“忽遇”也。

  写武侠小说是需要丰富的幻想力的,我认为过了五十岁,已是不适宜于写武侠小说的年龄了。一九八一年,我已经五十六岁,只因朋友知我有“封刀”之意,集了龚诗两句给我:“且莫空山听雨去,江湖侠骨恐无多。”为酬雅意,拖迟两年,恰好凑满“三十”之数,虽然实际的时间是二十九年零八个月,但计年的习惯是取其约数,所以也可自称是写武侠小说三十年了。

admin
伊朗发生示威活动 特朗普迅速发推:我站你们一边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